忆笙诺言小站忆笙诺言小站忆笙诺言小站

生活随笔丨突然收到一条短信…

生活随笔丨突然收到一条短信…

我深吸了一口烟,张着嘴,看浓烟爬上我的鼻,漫过我的双眼。透过烟雾,我看着桌上的照片,就那样缄默沉静着,没有一丝动静,这种安静让我感到不安,所以我尽力发出一丝动静。却只听到了咳嗽声,伴随着长长的干呕声。这是我的声音吗?我不由在心里问到。可是不可能有回应。我知道我病了,由于抽了过多的发潮的香烟,我的身体每况愈下。

照片上的天空,现已发黄,显得如此陈旧。陈旧的不仅仅照片,还有这些人在我心中的模糊轮廓,就像沙滩上淡淡的足迹,又好似吹皱又快要安静的湖水,淡了,化了,融进岁月的长河里。照片上的人,笑得那么单纯,咧着嘴,抿着嘴,或许任意炫耀着皎白的皓齿。照片尽管早已发黄,可是照片上小伊那双明亮的双眼依旧那么清澈。照片上的我,毛寸发型,笑得比哭还难看,还有卖萌有一手的小溪。那时候的我,总以为自个是属猫的,七秒钟的回想,全部不开心都死一边去,万事不关心。可是如今呢,仍然保存着这么一张发黄的老照片,作为年少轻狂最佳的依据,时不时拿出来看看。 

我终究是练不出猫的回想,十一年,整整十一年了,是啊,一不小心就是十一年。我对于有些事情却一直是忘不掉,好像老去的仅仅是我的表面,而我的心里仍然年轻,或许说天真。我还清楚的记得小伊从前轻视过我:张毅,像你这种男生,不过是徒有其表算了,表面强壮,心里弱小,小屁孩一个。然后我回了她一句,是啊,我就是小孩,所以才需求你这个大姐姐的照料啊!然后她对我翻了翻白眼。那种彻底看不到瞳孔的白眼,看了让人觉得渗得慌。我不知道她是怎样做到的,在我的认识中,只要阮籍那种张狂不羁的古人才善使青白眼的。所以就这一个技术,我不得不敬服她。 

透过充满开来的烟雾,我的思想好像回到了十一年前的今日。凉爽的风吹皱了湖水,吹散了我们肆意的笑声,吹起了小伊长长的头发。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小伊,至少我是这么以为的。本来在很小很小,小到我都没有太多回想的小学时代,小伊曾是我的同桌同学。后来她就转校了,那个时代,没有QQ,没有手机,没有微信,甚至电话都是临街小卖店才有一个,自然不会留啥联络方式,所以我俩就失去了联络。所以我认不得她了。可是阴差阳错,咱们考进了同一所大学的同一个专业,所以我俩再次重逢了。我相信,忆笙诺言小站任何的邂逅都是久别重逢,乃至久到宿世此生。 

说来也古怪,相隔了这么多年,我是无论如何也想不起她儿时的模样,更不要说女大十八变今天了,可是她认出了我。后来我问她是不是有啥追根究底的特异功能,可以看到一个人儿时的模样。她说:“是呀,不过得凭借东西”。我问:“啥东西呀?”她说:“水彩笔”。这尼玛逗我呢吧?我当时这样想到,然后我就打破沙锅问到底。成果却令我大失人望。原来是在小学时,我拥有班上仅有的一套水彩笔,她常常借去画画,直到多年今后,她还能记起当年借水彩笔给她的我。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“饮水思源”吧。 

认出了我以后,她没有直接过来问我是不是当年借给她水彩笔的小屁孩,而是写了一张纸条递给我。这他妈是要闹哪样,几乎就是坑我嘛。毕竟这么明目张胆的跑到咱们班上来,递给我纸条,即就是纸条上没有“鬼”,也会被他人猜出“鬼”来。就因为这事,直到大二的时分我都没有交到女朋友。 

如今我正在看的这张照片也是我大二的时候照的。那天的气候挺好,所以就怂恿我一同去湘峒湖玩,当时我的小说正看到精彩部分,所以无论她怎样说,我就是不去。然后她就跑去和小伊说,小伊彪悍的冲进男生宿舍把我拖拽了出来。阳光照得我肿胀的双眼睁也睁不开,就那么眯缝着,让我感受到我的双眼活似被人打了一拳,让我极度的不爽。更令我不爽的是我的小说正看到精彩部分。这种感受就像正在做爱,马上高潮了,冲进来一群警察不由分说就把你拖出房间一样难受。所以我的兴致是无论如何也高不起来的,可一同去的还有小溪兴致很高。照相的时候还威逼利诱让我笑,所以,照片上的我,咧着嘴,笑得要多磕碜就有多磕碜。管那么多,横竖主角不是我。之所以一手要鼓动我去湘峒湖玩,是因为他需求一架发动机。是的,尽管我没有发动机的技术,可是我却扮演了发动机的人物。然后和小溪在湖上荡起双桨,我和小伊就在湖边的枫叶林里散步。由于我熬夜看小说,所以没啥精力,就跟在小伊后边渐渐悠悠地走着。而小伊则像个小鸭子般,在前面左摇右晃,踩踏着松软的枫叶,发出哗哗哗的动静。还时不时捡起一两片卖相较好的叶子给我看。她总是找一些话题打破缄默沉静,我则是心猿意马的回答应付着,就这样咱们围着湘峒湖走了整整两圈。日落西山,渐渐晃回校园,我们都没去提小溪。 

那些平平淡淡的回忆,那些平平淡淡的事,在我看这张老照片的时候一幕幕浮如今我的眼前。有些回忆模模糊糊,我想不起当时的表情,想不起当时的环境,想不起当时无关紧要的人,想不起当时说过的话。就像是用毛笔沾了极淡极淡的墨汁在毛边纸上随意写下的几笔行草,那么淡,那么乱……

故事就是故事,日子就是日子,啥白马王子灰姑娘,啥梁山伯与祝英台,一切不过是文人们意淫想象出来的美好罢了。回到现实,你会发现,一切显得那么平淡无奇,没有海誓山盟,没有轰轰烈烈,没有荡气回肠。日子就是日子,现实才足够真实。我和小伊就像两条平行线一样。 

后来小伊突然就消失了,就正如八年前我去找她一样,那样突然。好似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,让我我措手不及。我不知道她为何离开,在我四处打听之后,还是不知道她去了哪里。

凌晨十二点,我看着照片,突然收到她发给我的短信:

有些事,你没有明白,我也没有坦白。

回忆就让它成为回忆,过去就让它成为过去,生活随笔总是要继续。

声明:所有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,如有违反将追究法律责任。本站部分文章、资源来自互联网或投稿,版权归原作者及网站所有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您及时告知,我会尽快做出相应的处理。     站长邮箱:1685511333@qq.com